死不瞑目无处申冤的七旬老人李玉金

广告位

  2019年12月19凌晨两时许,吕梁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的ICU 病床上,近七年前被吕梁市人民医院的保安殴…

 

2019年12月19凌晨两时许,吕梁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的ICU 病床上,近七年前被吕梁市人民医院的保安殴打,致植物人的77岁老人李玉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ICU病房内恒温23°,医生护士们依然井然有序的护理着别的重症病人,36个小时过去了,老人遗体依然摆放在那里。

20号傍晚九时许,老人女儿李雪梅被警方传唤去做笔录,一晚上过去了还没有回来。

21号下午三点,警方出动警力强行把老人的遗体送往了太平间。同时段,被警方留置了十八个小时的李雪梅也走出了派出所。

老人遗体为什么要停放在那里?医院为什么躲着不出面?七年前老人为什么被医院保安殴打致植物人?

为此四问吕梁市人民医院:

一问:是谁把老人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2013年3月13日(农历二月二)早八点,71岁的方山县大武三村村民李玉金老人,陪同胃病发作的儿子李念东去吕梁市人民医院就诊。

9:40分左右,在门诊部二楼验血室门外已经排队一个多小时的患者李念东心急如焚(进了验血室还得在窗口处再排队),维持秩序的保安一直在安排别人插队,被插队放行者比正常排队者还多(有医院当时视频做证明)。

李念东头冒虚汗疼痛难忍,恳请保安让其先进,在两次请求遭到拒绝的同时,保安又放行了两名插队者。又痛又怒的李念东推开保安就进去了。

谁知道,就这一推从此酿下了祸根。

当时的保安也回推了一把,并且不再把守门口,用对讲机呼来几个保安,指着验血室窗口处,已经褪下半截衣袖,准备抽血化验的患者李念东说:“就是那个人插队,拽出来往死里打”。

李念东跟众保安理论无果还被恶意推搡挑衅,紧接着,李念东被带离验血室,拽到角落处一阵暴打,接着又被抓住头发,反剪双手,令其低头弯腰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一路拳打脚踢推走。(此情节为李念东自述以及目击者所述)。

同层大厅缴费处排队的父亲李玉金看见,急忙上前阻拦并理论,谁知凶性大发的几个保安根本不予理会,将患者李念东一脚踹下十几级楼梯并拖走,而老人也被另外几个保安一拥而上围殴。

老人拽住其中一个保安的肩章处大声说:“为什么要打我儿,来,见你们领导去”。

这个被老人死死拽住肩章无法挣脱的保安对着老人左胸处连杵两拳,肢体冲突之间老人当场啪嚓一声,直挺挺的后脑着地摔死过去。

据当时现场围观群众说,保安初始不予理会,看老人久久不动,过去一试鼻息,才惊呼:这个老头死下了,人已经不行了。

几个保安打开就近的处置室门,把昏死的李玉金老人就地拖扯进去扔到了地上,顿时激起现场众多围观者早已不堪的怒火,众人堵在了处置室门口,群声大呼:保安出来,保安出来,打死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

等被几个保安带到另一栋楼住院部一楼监控室的李念东被放回时,老人已在被抢救中,之后被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从此就成为只会睁着眼睛,能听见,不会说话,也不会自主活动的植物人。

二问:是谁删除了事发监控?

事发当天,患者李念东报警之后,警方半个小时才来,来了之后也只是简单询问几句便走了。三天后出于舆论影响才做的笔录,然后就是遥遥无期的“总在调查中”……

李玉金老人一直昏迷中,气息奄奄生死难料,警方从来没有对老人牙床脱落,面部青紫肿胀,包括家属手里保存有老人掉下的八颗牙齿进行过问讯取证,更未控制当事保安,一直任其逍遥法外!

更为蹊跷的是,家属多次要求看事发视频,当时的滨河派出所所长贾占凯总是含糊其辞,从来没有给家属一个明确的说法。三个月后又推说移交到刑警队了。

而刑警队给家属提供的只是现场西侧摄像头所摄内容,并且不给看全部,仅给看了掐头去尾后根本说明不了什么的短短几分钟。而上述事发现场为东西侧两个摄像头全部覆盖范围,东摄像头拍摄内容纯粹没有提供,既没有说该摄像头故障,也从没有说明为什么不让家属看全部视频。

三问:为什么要掩盖真相,颠倒黑白?

事发第八天,也就是2013年3月21日,在吕梁市政府,由吕梁市人民医院主持,吕梁市新闻办主任高丽萍参与,邀约了二十多家媒体,召开了专门针对此事的新闻发布会。

称“李念东因强行插队跟维持秩序的保安发生争执,李玉金情绪激动晕倒,院方出于人道主义对其进行救治,出于急救需要,取下了两颗假牙。”

而真实情况是:事发当天给了家属一真一假两颗牙,第二天又给了一真一假两颗,其余脱落了的因为牙床松脱,牙根跟已经活动的牙床相连无法取出,但恐滑入气道所以一直用黑线拴拽的四颗后边刚取出,共八颗,分别有图为证。

李玉金爱好文艺,性格豁达开朗,曾担任大武镇大队党总支部副书记多年,出事前还战斗在吕梁新城建设的第一线,每天既要挨家逐户做上门动员工作,还要进行文艺宣传登台演出,精神体力异于常人,连年轻人都自叹弗如。常常自嘲:吾身无百病,平生皆未食药。并说自己身体这么异于常人,百年之后要捐献身体,以供科学研究,为世人带来健康福音。

就这么一个历经风浪、心存大爱、强壮健康的老人,能在看见成年的儿子与人争执就能晕倒吗?

院方声称,老人晕倒时正好被护理部主任高慧萍用椅子及时接住,然后用椅子轻轻的抬进处置室马上抢救(山西经视台采访播出报道为证)。

那如何会头面肿大,左头脸部及下颚血瘀青紫,牙床脱落,还掉落那么多带很长血牙根的牙齿?

四问:为什么不敢面对还害怕舆论?

事发当天,有多家媒体闻讯而来采访,并迅速作出了报道,当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但随即却遭遇莫名的压力删帖。

事发第二天,有山西黄河电视台,山西经济资讯台分别赶来采访,并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播出两次后预播的追踪报道也没了踪影。

家属的手机网络屡被屏蔽,网友转发的大量空间说说被删除,百度帐号新浪微博都被封禁。家属发在吕梁各地方贴吧的跪求目击证人帖也屡屡遭删,腾讯微博屡被禁言,因为家属在事发下午发出的博文,很快引起海内外网友大量关注跟评,短短的几天时间,转播总量已是高达三万,阅读总量更是高达两百万。

​一件引起关注度如此之高的医院保安殴打老人致昏迷事件,相关职能部门为什么不能尊重民意,尽快核查事实真相,以正视听呢?

事发两年后,警方出具了“证据不足,不予立案”通知书。

从2013年初事发到2019年末老人离世,中间这近七年的时间,院方除了召开过针对媒体的新闻发布会颠倒黑白外,院方领导一直都在逃避面对家属,包括警方在内,除了出具过不予立案的通知书外,对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从来没有对家属有任何解释。

老人如何昏迷也因为监控的缺失而永远成谜!

打人的凶手更是一直逍遥法外!

2019年12月19日凌晨2:25分,植物人了近七年的李玉金心脏停止了跳动。院方领导对此事的态度依然是不管不问,跟最初事发那时一样逃避露面,只是托人递了一句话:“走程序吧”。

律师说:没有老人被打的重要证据,家属走司法程序的胜算微乎其微,院方还可以追诉老人近七年来在ICU 治疗的四百多万元巨额费用。

美国大法官休尼特的那句至理名言:“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惨遭保安毒手而因此毙命的李玉金老人的正义会来临吗?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