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难道不是依浊判决吗?

广告位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东荒峪镇后韩庄村冤案当事人,1966年10月5日生于一个中国共产党员抗日革命烈士家庭,男,汉族,身…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东荒峪镇后韩庄村冤案当事人,1966年10月5日生于一个中国共产党员抗日革命烈士家庭,男,汉族,身份证130227196610053810,电话17330554558,现实名举报如下:
河北法院法官从一审到省高院,一而再再而三的违法办案,枉法裁判,维错不纠,恳请关注!

一桩惨案,法院并没有依法公正审判,而是经法院做实一桩冤假错案,违法程序弥漫整个办案过程,审判成儿戏,法律遭践踏,公平正义被泯灭,一桩惨案变冤案,使无罪之人受追诉,有罪之人被逍遥法外,蒙冤受害人冤上加冤,多么惨痛的现实。
难道说被非法终结的申诉案件,就真的没人管了吗?蒙冤受害人就真的举告无门了吗?那么,终结倘若都被司法腐败者利用,终将成为压在冤假错案头上的一座大山,势必损害司法公信力……作为蒙冤当事人及家属维权十余年无果,恳请各界人士予以关注,本人将逐步展示法官枉法裁判事实及枉法证据,感谢关注支持!

本冤案发生于2016年4月27日夜晚,我及家人在自家被本村韩瑞轩纠集的韩瑞中、韩清国、苏德芝等三家多人持械寻衅滋事报复残暴打伤,并伤及苏德芝,过程中,我家人与苏德芝撕扯在一起时,韩清国举铁锨打我妻子时,打在苏德芝头部致伤,在我及家人生命不保的情况下,我当即掏手机报警求救,全部过程不过几分钟(详见公安侦查卷)。案发后,公安办案人员庇护寻衅伤人罪犯,并纵容苏德芝勾结两名与其经常越级上访的人,贿买假证,捏造事实,诬陷嫁祸等犯罪行为,同时,私下涂改侦查笔录关键部分,混淆和销毁重要物证,使多名夜闯民宅寻衅伤人罪犯逃避法律制裁,人为导致一桩惨案变冤案,致使安居守法的无辜无过错的受害报警人蒙冤入狱,多名违法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无一被查处(这也是办案人徇私枉法的铁证之一)。
一审迁西法院审判长在事实不清,证据不实,多名夜闯民宅寻衅伤人的罪犯和假证人,在公安侦查卷多次不同供述和关键处频繁涂改的情况下,违背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证据裁判等司法原则,违反《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既不到现场查看,也不全面核实,更不准许本人及代理律师书面申请的5个当事人及2个假证人出庭质证,而是主观臆断,枉法裁判;二审唐山中院审判长既不全面调查核实,也不开庭审理,致力维护冤假错案;三审省高院法官在冤案当事人尚未提起申诉,既出驳回,庇护一审、二审枉法审判事实。如此骗上瞒下,暗箱操作遏止本案申诉程序健康运行,以权代法剥夺本人申诉权利,并违背【中政委】涉法涉诉信访终结办法(2005)9号之规定,非法终结本申诉案,强权强制积压冤假错案,将如何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呢?更不用提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了。哀哉!含冤入狱的受害人真可谓水深火热,生不如死;悲哉!法律的尊严遭践踏,司法公信力尽失。

2007年6月6日本人被公安机关强捕入狱。
2007年9月14日被一审迁西法院利用假证(庭审前一个假证人强行撤回假证,另一个公安机关拒不给撤假证),故意歪曲事实,枉法判刑2年。
2007年11月20日依法上诉,被二审唐山中院不开庭审理,直接维持。
2009年出狱后,于2009年7月11日依法向唐山中院递交申诉状,同时,被河北省公安厅及河北省政法委挂牌督办。
2010年7月28日唐山中院一把手李德仁院长亲下基层,会同迁西县政法委书记白兴源和迁西县法院院长董晓宇等领导接访本人,亲口表明:“原判的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相同,错判的原因在于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并对本人和家属的不幸遭遇,表示极大的同情和歉意,同时也肯定和赞扬了本人、以及本人和家属依法申诉维权的途径,并在本人请求依法翻案恢复名誉的要求下,表示给本人和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

本申诉案,自2010年唐山中院一把手李德仁院长亲下基层接访时,问我有什么要求,当我提出依法翻案恢复名誉时,李德仁院长虽答应给我和家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但之后并没有得到正视和正确对待。
2011年一审迁西法院副院长赵福利等人,违背《宪法》、《刑事诉讼法》和【中政委】涉法涉诉信访终结办法(2005)9号等法律法规,滥用职权恶意涂改我在2009年递交二审唐山中院的申诉状,伪造成给省高院的申诉状,骗上瞒下,暗箱操作,违法剥夺本人申诉权利,以权代法遏止本案申诉程序健康运行,并在河北省高院出具驳回申诉通知书的当日(2011.6.8)急忙约我到镇政府,意图骗取我的申诉委托手续,企图将其暗箱操作的违法程序转化为合法化,同时非法终结本申诉案,强权强制积压一桩众所周知的冤假错案;
事实是在本案2年的申诉时限内,我尚未向河北省高院依法申诉并立案,也没有提交任何申诉材料及证据,更没有委托授权任何人代为申诉,而河北省高院法官李霞在本案尚未满1年的申诉时限内,居然于2011年6月8日出具一份【2011】冀刑监字第10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并拒绝本人后期的到访约见,对此,得知此情况的省涉法涉诉领导气愤的称为:“史无前例”,并电话指令省高院负责人接待纠正,次日,河北高院安排当事法官李霞热情接待并深表歉意,声称确属:“前所未有第一例”,据此,也同样被省人大领导称为:“纯属胡闹”,被最高法院领导称为:“如果反映属实,相当严重,比你的案子还邪乎,这是严重违法”。尽管如此,本申诉案仍旧没有得到落实。
期间,本人致信河北省高院高勇院长反映此情况,高勇院长等领导签署批示查处,但无下文。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