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们隔壁,满头汗水,衣服都湿了半截,眼睛却东张张西望望

广告位

等了约半个小时,那个从山门过来的男人终于上车了,坐了一个人的摩托车过来的。 这人上了车后,大家对他一脸的嫌弃。也难怪大伙…

等了约半个小时,那个从山门过来的男人终于上车了,坐了一个人的摩托车过来的。
这人上了车后,大家对他一脸的嫌弃。也难怪大伙恨他,就因为等他,在这干等了半个小时,要不都快到隆回了,挨打的那小伙估计更恨他,就是因为等他,才挨了一巴掌。
大巴车终于再次启动了引擎,驶上了往广东方向的的320国道。
山门过来的这个人,坐在我们隔壁,满头汗水,衣服都湿了半截,眼睛却东张张西望望,好像在等待什么,见大伙都不理他,也不好意思说话。过了大半个小时,见我在看着他,就小声的问我,“小兄弟,你们都没买票的吗?”


我感到奇怪,“买了的啊,难道你不用买?”
他立马回答,“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山门车站也没问我要钱,上了车,也没人问我要钱。”
“是不是刚才骑摩车的那人帮你出了钱了。”我以为那个骑摩托车的是他亲戚。
“不是。”他说道,“那个是山门车站的人。”
我看了看他,衣服也湿得像刚从鱼塘抓过鱼似的,便问道,“你这么匆匆忙忙的,赶着坐车,要坐车就早点进站坐啊,害得全车人等你。”
他眼神一暗,低头说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刚刚我们院子和我妹几同进一个厂的,打电话到我隔壁屋里,说我女儿在厂里身体忽然不好,住进了医院,叫我马上去广东看看。”
“哦,这样子,打电话叫去广东,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隔壁终于有人搭腔。
“是啊,”他叹了口气,“我眼皮今天一直跳,但愿我妹几没有什么大问题,要不,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说着,眼角竟留出眼泪了。
“哎,你把票买一下。”200斤的副驾不知啥时出现了。
大家马上默不出声了。
“多少钱,老板。”这男人问道。
副驾想了想,“200。”
“啊!?这么多。”这男人十分惊讶,“站里不是说才120吗?”
“买不买,不买下车。”副驾今天碰鬼了,心情十分不好,作要赶他下车状。
“你这都到邵阳了,我怎么下车,你又不早说。”他争辩道。
“再问你一次,买不买,不买下车。”副驾又准备动手了。
旁边有人劝他,“买了吧,买了吧。都是这个价。”
他嘴角动了动,终于无可奈何的从贴身的内衣口袋里换出一把钱,我一看,全是十块五块的。溱了好大一把,怯生生递给副驾,“就全部只有180了,你看行不行?”
副驾接过来一脸嫌弃,手上醮了一点口水,就数起来了,数好后正准备走,山门过来的男人再怯生生的问他,“老板,我实在身上没带钱了,你看,能给回个10块钱,让我下车后好坐公共班车去我女儿厂那里。”
副驾听了,直接甩回一张10块,“拿回去坐车。”想了想,又甩回10块,“衡阳吃饭也要10块。”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